學會了你擅長的事情   

 

  人生總是要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本書,就像是人總是要找到一項專長或興趣,這樣人生才不會顯得空洞而迷惘。

 

  高中的涼喜歡畫畫,喜歡到每天總是帶著一本畫冊且隨時。

 

  光希常常感到不解,在回家的路上才聽涼說:

 

  「靈感總是說來就來又說走就走。」說的也是,對於喜愛畫畫的涼來說,如果身邊能有一本畫冊就能隨時記錄得來不易的靈感或是生活中難能可貴的畫面。

 

  可是這畫畫的樂趣,光希可是一句也聽不明白,可能自己真的是沒有美術方面的天分吧,每次在高中勞作課的時候總是因自己的不擅長而感到困擾。

 

  光希明明已經用盡心思去完成的美術作品總是入不了老師的眼,能夠拿到及格的成績就應該偷笑了,這是高中時期他們的差別。

 

 

  真不愧是美術大學旁,居然整整有一條街都是在賣美術用具的店家。

 

  從畫框、畫板到上色用具,連像是雕刻用的木塊或是石塊都有專門的店家在行訂購的服務。

 

  雖然統稱來說可以說是一條商店街,但是這裡的氛圍可是充滿了濃濃的藝術氣息。

 

  在楓樹下的表演藝人、店家牆上獨特的牆磚、人行道上有點復古的木椅,說是來買東西的,不如說是在逛歐洲街道。

 

  光希隨著涼走進了一間專賣繪圖用具的店家,看著涼跟店家詢問著需要購買的材料,看來似乎是要一段時間。

 

  這次的見面是由光希主動提出,所以這次的行程對兩人來說都是新鮮的,誰叫每次涼邀約時總是貼心的考慮到光希的體力,所以每次都毫不猶豫的選擇自己來找光希。至於哪一次是光希來找涼呢?答案是從來沒有。

 

  『對於你的新生活一無所知,感覺快變成陌生人了。』

 

  雖然這一次的計畫是前一天的在通話中光希臨時提議,原本只是想對涼開的任性玩笑,且本來不抱絲毫希望,沒想到在電話的另一頭沉默了許久之後,對方卻是意外的答應了這次的提議。

 

  光希希望這幾天的打擾不要影響到涼本來的計畫與作息,希望只是跟著涼,期望能了解平常的涼都在做些什麼。

 

  「不過涼也真是的!」

 

  光希手裡抱著一本高中時期一直很想看的一本書,開心的摸著有些老舊的封面,恨不得馬上就在這裡細細閱讀了。

 

  在光希來找涼之前,涼早就把這個假日要做的事情列表給光希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涼竟然會安排了一個額外的行程,特地繞到這裡很隱密的舊書店去看看,竟然找到了這本書。

 

  不過那間書店真的很特別,店裡陰暗偏僻不說,連裡面的老闆都還披著一件斗篷,感覺真的很像魔法世界裡面的巫師呀!不過那裡的書卻各個都是非賣品,唯一能拿到書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的書去做交換,當然,要不要交換全看那家店的方老闆了。

 

  光希繞著畫具店的架子看著待售的用品,不時還看向涼的情況。

 

  光希走著走著突然停了下來,原來是一區在販賣兒童畫冊與老舊畫冊的地方,這讓光希不經回想起高中時期那個連上廁所也要帶著畫本的涼。

 

  翻著數多的畫冊,眼光停留在封面是灰藍色的那一本上,臉上不自覺泛起微笑。好像看著它越久,在記憶洪流的回憶片就越是被漾起而清晰可見。

 

  「在笑什麼?」

 

  「欸欸?」

 

  涼忽然出現在光希的身後,嚇得光希的魂都不知道飄去哪裡了。

 

  「呵呵,這款畫冊不就是之前高中我拿的那本嗎?」涼手裡拿著一卷一卷的畫紙與一本新的畫冊還有幾隻不同大小的水彩筆,微微的彎著腰看著光希手裡的畫本。

 

  「對呀!還記得那時候被同學笑說畫冊是涼正牌女友呢!」

 

  涼看著因回憶而燦爛笑起的光希像是被感染似的也微笑了起來。

 

  「不然我們多買這一本吧?嗯?」涼將光希手上的舊畫冊抽起,然後衝到櫃檯去結帳。

 

  「欸?你不是已經買一本了嗎?」光希大聲喊著。

 

 

  太陽已經漸漸西沉,天空放肆渲染著那樣亮眼的橘,那些不知道是為了某些節日而掛起或是只是為了建築美觀的裝飾燈,在夜尚未來臨時卻已在閃爍。

 

  「先出門了,要乖哦!」

 

  「我又不是小孩了,快走啦!」

 

  雖然已經晚上了,但是今天之前必須要把早上涼教授託付的訂單收據交給老師。沒錯,今天早上除了是涼的工具採購日外也包括幫忙教授去挑選上課要用的用品。

 

  晚上時刻,是由擅長廚藝的涼下廚,感覺涼的廚藝又進步了呢!可能是因為一個人住在外地的關係,感覺涼居家方面的打理又更加熟練了。

 

  反觀光希現在雖然沒有住在家裡了,但是因為離家近,所以也是有空就夠回家,很多事情不像涼可能所有的大事小事都得自己處理自己承擔。

 

  光希趴在小矮桌上聞著方才廚房還殘留的飯香,並且看著那本最後才購買的畫冊並沒有被涼收進櫃子裡,還記得早上出了店面之後光希稍微責備了涼在浪費錢,同樣的東西為什麼要買兩本呢?

 

  「不會啊,正好缺一本平時塗鴉或草稿的本子。」

 

  「反正我都不能看也不能碰。」

 

  早上的光希像是賭氣似的講著那句話,想起之前高中時期還因為自己碰了涼的畫冊而冷戰了快一個禮拜。

 

  「不!這次可能有些不一樣了。」涼的眼神柔和的看著光希。

 

  此時正在回想早上情況的光希,想起涼的眼神不知怎麼的感覺或許他們之間真的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上來。

 

  越是回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腦海裡竟是想起了上星期那個再見祝福,那麼近、那麼近,涼的氣息就好像在眼前似的,想著想著,光希臉又不經紅了起來。

 

  「我是不是生病了。」光希輕輕翻開畫冊,摸著內頁開始放空。

 

  一樣的封面、一樣的主人,這樣的翻著空白的頁目就像是翻著高中時期的他們,越是想著腦中有一些的開心。雖然是不同的本子但是彷彿就像是真正碰到了高中時涼不願他人接觸的,那樣的自己,光希確實的碰到了。

 

  想著想著,又想起之前冷戰的時候,情緒就像翻頁一樣,心裡的怒火像澆了油似的一發不可收拾,光希馬上拿起了一旁的鉛筆隨便的畫了起來。

 

  「我這樣畫,你再生氣就跟你絕交。」

 

  畫著想著,想著畫著,意識漸漸飄遠,雖然不擅長,但是希望有一天也能和涼一起畫畫,希望能了解涼的心情。

 

  過那麼多年了,自己畫畫也是有進步的吧?光希這樣想著。

 

  不知道手已經動了多久,光希卻已經趴在桌子上了。

 

  或許是稍稍感覺肩上多了些微的重量而不適應的動了一下。

 

  之後好像就失去意識了。

 

 

 

《相戀十年第4題:學會了你擅長的事》

 

創作者介紹

子夜閣

子夜〃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丰鏡**
  • 仔細一看光希畫的圖,身高差ㄏㄏ(?

    感覺光希有點幼稚ㄏㄏ
    涼感覺是個好老攻(?
  • 我喜翻身高差,萌萌的XDD

    鬧氣而已,呵呵wwwww
    我會錯意看成好老的攻wwwww

    子夜〃潔 於 2013/09/01 19: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